TrafalgarFon

纺夏催婚mode on
杂食 混乱邪恶

【纺夏】冬物语*结缘未至

冬物语*结缘未至

*祝贺追忆二实装,最温柔的魔法使们如今都获得自己的幸福了吧?我也想用自己的方式描绘出他们幸福的样子……
*尝试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相处模式!
*兔子的名字是纺
*照例没干货的反季普通日常

逆先夏目站在门前,手几次抬起来又在按上门铃之前放下,最后还是落在了怀里抱着的兔子头上,赌气似的把蓝色长毛兔头顶的毛揉得乱糟糟。不知道是不是被主人突如其来的坏脾气吓到,兔子乖乖地窝在他的怀里微微颤抖着,看上去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几根长毛哆哆嗦嗦地飘落下来。
……这样下去它大概迟早有一天会秃吧。看了看怀里一副可怜兮兮模样的兔子,逆先夏目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按下了门铃。
“是夏目君啊,主动来找我还真是少见……怎么了吗?”
门应声而开,在能看到里面人的身影之前先有一只毛色微微发红的虎斑纹小猫钻了出来。在喵喵地叫了两声之后眯起眼睛熟稔地用下巴蹭了蹭他的脚踝。逆先夏目弯下腰用空着的那只手摸了摸猫咪头顶的绒毛,起身进门的时候顺便肘击了青叶纺的腹部。
“真是啰嗦o。前辈是动物医生吧,除了给宠物看病之外还有什么来找你的理由u?”
“现在的年轻人火气都这么大吗,呜……到底要怎么和年轻人相处啊……好痛!还有小夏目也是……”青叶纺委委屈屈地捂着肚子跟在后面招呼着猫咪进屋,却又被狠狠地抓了一爪子,只好收回了手等猫咪灵巧地跳进屋里之后才伸手去把门关好。
逆先夏目在沙发上很随意地坐下,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顺着怀里兔子的长毛一边看着青叶纺忙忙碌碌地把茶水准备好。猫咪也有样学样地跳到了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团成一个毛球。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他停下了蹂躏兔子毛的手出声询问正在忙碌的屋主人:“小夏目u?是猫的名字吗a?”
“是,因为感觉很像夏目君所以领养了并且取了这个名字……如果介意的话我就改掉!虽然小夏目……不知道它需要多久才能适应过来。”
“不用了,猫可不是那种会乖乖按照别人意愿行动的生物u。况且这样们也算是扯平了e——”逆先夏目捏了捏兔子的耳朵,使得那只容易害羞的兔子一头钻进了他怀里,“这家伙最近掉毛掉得厉害,所以我才来找前辈的e。”
青叶纺思考了很久也没想明白逆先夏目说的“扯平”是什么意思,只好放弃了思考转而坐到旁边检查起兔子的状况。兔子的毛干净柔软,很明显是刚刚被认真护理过,只可惜因为陌生的触碰抖了三抖又掉了几缕毛下来。
“染色兔子……夏目君也喜欢这种宠物吗?果然还是小孩子啊~”
“只是之前在街口捡到的而已,因为是晚上,当时还以为是猫咪的幼崽所以带了回去……与其无意义脑补,前辈还不如做好本职工作o。”逆先夏目瞪了青叶纺一眼,把怀里的兔子放到身边。一旁假寐的猫咪立即感兴趣地凑了上来,鼻尖贴着兔子的鼻尖好奇地打量着,一下子接受不来这种接触的兔子干脆利落地紧紧闭上了眼睛。
“不用太担心,应该只是精神压力太大导致换毛提前了而已……”青叶纺顺手挠了挠猫咪的耳朵根却又惯例地被拍了一爪子,悻悻地收回了手自己吹了吹,“和其它小动物相处对回复精神也有好处,正好它好像和小夏目相处得不错呢。”
“大概是被哪家的小孩子玩腻了丢掉的染色兔子吧,精神压力大应该也是因为之前经历的事情g?”
逆先夏目顺着青叶纺的目光看过去,正好看到猫咪试探性地舔舔兔子耳后的绒毛的场景。刚刚紧张兮兮地颤抖着的兔子耳朵竖了一下又软软地耷拉下来,整个兔舒服地摊开看起来似乎大了一圈。
看到这个场景,不得不承认青叶纺说得的确有道理,逆先夏目也就放心地让两个小家伙自己去靠在一起圈成心形。要紧事已经解决,空气似乎也变得闲适。手中茶杯里的茶梗立了起来,茶汤悠悠地升腾起暖呼呼的白雾,仿佛是被这样的气氛影响,逆先夏目再自然不过地就靠在了身边的青叶纺的肩头上。
这样一来反而是青叶纺变得手足无措,手停在半空中良久不知道该放在何处,最后试探性地揉了揉后辈柔顺的红发。
这个人就是这样笨手笨脚的,但是就连这种不可靠的部分让人也不知不觉地接受了——并且不得不承认,让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挂在心上。
“……前辈i。”
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逆先夏目出声唤了旁边的人。
“诶?”对方的询问打断了青叶纺“难得夏目君竟然没有动手”的感慨,“怎么了吗夏目君?”
“……没什么e。”逆先夏目顿了顿,还是给出了和自己原先预想得并不相关的回应,“晚饭,吃火锅吧a。”
“要留下来吃晚饭吗……好啊。”想象了一下和旁边的人一起吃塞得满满当当的寿喜锅的样子,青叶纺也不由得微微笑了起来。

评论(8)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