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falgarFon

纺夏催婚mode on
杂食 混乱邪恶

绊笙:

一旦回想到他的面庞,和他独处的场景,指尖就会变得冰凉,只听得到胸口过快的心跳声。
ドキドキします。
『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

超正经es乙女企划 第六弹预告来啦!大家久等咯!

因为这期在肝排位所以就晚了很多,顺带因为东樱比较忙所以依旧由我代发☆


第六期的小哥哥为:葵日向,影片みか,天祥院英智

这次的主题限定是甜食!(不是),请亲切地称呼本组为甜食组

发文时间在5.7,敬请期待♪

【纺夏】秋物语*茜色夕空

秋物语*茜色夕空

*纺夏
*突发短打,只是想看膝枕(和flag)
*阿叶 @绊笙 的军官艺伎梗!太美味了!

“突袭成功,但是代价是……前锋部队全灭。”
逆先夏目环着青叶纺的脖颈,仿若无骨一般温驯地伏在他的颈侧低声呢喃着。这副场景旁人怎么看都只会认为是情人之间的缠绵,断然不会想到他们的“情话”便是敌方密探绞尽脑汁也无从得到的军方机密。
与青叶纺关系不错的几个军官都知道他与一个艺伎交好的事情,也曾借此说过几句混账话来打趣他,却因此见识了老好人青叶纺难得的生气模样而绝口不再提,也就没人再在明面上揣度二人的关系。
青叶纺静静地听完逆先夏目详细地转述着搜集到的情报,叹了口气很突兀地紧紧抱住了怀里的人,将脸埋在了他的颈窝。
因为对方的举动太为突然,逆先夏目愣了一下却没像往常一样拳脚相对,而是同样伸手拥住了青叶纺。
“这么没出息,没有一点前辈的样子。”
“……不过,累了的话,休息一下也无妨。”
————————————————————
青叶纺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更确切地说,是正枕在逆先夏目的膝头。深秋的风已然有些凉意,却因为身边人偏高的体温只让人觉得舒适惬意。逆先夏目应该是也有些累了,靠在栏杆上头一点一点的,连一片枫叶落到了他的头顶也没有自觉,张扬的红发与茜色的秋空融在一处,竟奇异般地有了一丝温柔的味道。振袖上金丝绣成的蝴蝶映着夕阳扑闪着似乎就要飞起,原本安静的画面便也蓦地生动起来。
抬手取下那片枫叶别在逆先夏目耳侧,青叶纺看着他与平日不同的毫无防备的样子,忍不住轻轻笑了出来。
“很快就要结束了。”
像是在宣誓,也像是普通情人间的约定,青叶纺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此时他的语气有多温柔。
“……等我回来,夏目君。”

后排给太太们打call!!这次没能按时完成宣图非常抱歉qwq

绊笙:

一旦回想到他的面庞,和他独处的场景,指尖就会变得冰凉,只听得到胸口过快的心跳声。
ドキドキします。
『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

超正经es乙女企划 第五弹预告 如约参上!

因为东樱最近比较忙就让我来代发啦w


小姐姐们来感受下来自一年级的学弟和同级生的魅力吧~♪

本期的小哥哥为:朱樱司,明星スバル,冰鹰北斗

发文时间在4.30,敬请期待√

【纺夏】僕らの手にわ何もないけど、

僕らの手にわ何もないけど、

*纺夏
*角色死亡注意 HE
*题目曲mv梗

其之一、归
『我回来了。』
比起“轻声”,更像是“无声”地习惯性说出这句话,青叶纺不由得自嘲地笑了起来,但末了笑容却带了些酸涩。
和以前会得到的“欢迎回来”抑或是“这么晚了还知道回来吗笨蛋前辈”的回应不同,沉重而压抑的死寂气氛占据了整个空间。
已经是夜晚了,房间却并没有开灯。坐在床沿的恋人正把自己缩成了一团几不可见地抽噎着,往日锐利骄傲的猫儿眼里此时因为盈着泪而湿润着,难得地流露出名为“脆弱”的感情。
青叶纺站在进门处对着这副场景凝视良久。想说的话有千言万语却无法传达,想做的事不可计数却无法触碰——
明明在身边,却连一句简单的“我在”也不能传达到。
离开的时限越来越近,青叶纺悠悠地叹了口气,上前俯身给了逆先夏目一个轻轻的拥抱。像幼时那样拍了拍怀中人的后背安抚他,这次的效果却并不像以往那样立竿见影。
——因为已经触碰不到了啊。
不过如果夏目君能感觉到,这个时候自己的腹部多半要狠狠挨上一拳吧。青叶纺无奈地苦笑着,演绎了一下将会发生的那种情况。虽然挨揍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但这时他却如此渴望着这种疼痛。
纵然不能传达到,想要和他说的话还是要说出来呢。
『请振作起来吧。』
『再见了,夏目君。』
青灰色的羽翼拍打带起风的流动,逆先夏目似有所觉地抬起头来——
房间仍是昏暗冷清,冷到人骨子里去。刚刚那瞬间的温暖,似乎不过是什么幻觉罢了。

其之二、去
那个笨蛋前辈,刚刚不会是回来了吧?自己现在这副样子,最不想的就是被他看到啊。
眼角的泪还未干,逆先夏目却还是硬扯出了一抹自信的笑。
“想对你说的话,一定会有办法让你听到的——我可是无所不能的魔法使啊?”

渡河到达彼岸之后,一切身外之物都会消失。
青叶纺安静地站在等待渡河的队伍中,不时地随着队列向前移动两步。
细碎的星星在指间闪耀着,最后在无名指上凝聚成一枚小小的指环。明明是刚刚好的尺寸,却让人觉得手指都被箍得生疼。
一旁传来催促的声音,青叶纺迈步跨入那条浅浅的河流之中。

其之三、后日谈
『不管在哪里,都要给我变得幸福起来啊。』
摩挲着指环内侧镌刻着的那行字,不知怎么内心深处有一片地方变得柔软起来。
有种很怀念的感觉啊。
虽然不记得了,但应该是很重要的人吧。
蓝灰色羽翼的青鸟侧过头,微微地笑了出来。

一旦回想到他的面庞,和他独处的场景,指尖就会变得冰凉,只听得到胸口过快的心跳声。
ドキドキします。
『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

超正经es乙女企划 第四弹预告 如约参上!
闪亮的一年级限定!
本期的两位小哥哥是紫之创和葵裕太,试阅如图,将于4.23发布,敬请期待♪

#群宣#
占tag致歉
纺夏粮好少啊好饿好饿好饿……所以来这里抱团取暖吧!欢迎一切纺夏同好ww目前日常活动是每日话题,陆续会有其它形式的活动?总之同好大力募集中!
群号 368905137 (。・ω・。)ノ♡

一旦回想到他的面庞,和他独处的场景,指尖就会变得冰凉,只听得到胸口过快的心跳声。
ドキドキします。
『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

超正经es乙女企划 第三弹预告 如约参上!
来领略来自同级生和前辈的温柔吧♪
本期的三位小哥哥是游木真 青叶纺 斋宫宗,试阅如图,将于4.16发布,敬请期待♪

【纺夏】春物语*冬去春来

春物语*冬去春来

为了纺五星对自己超狠地立了一堆flag。在收之前把囤货吐出来(……)再不发春天都要过去了。
*依旧狗短的四季物语
*纺夏
*两个双向暗恋笨蛋的告白场景
*只是想看他们告白到了不管ooc的程度

这一年的冬天似乎格外漫长。
气温多次在达到入春标准之前又猛然跌落到冰点,逆先夏目最终还是在反复无常的天气和繁忙的工作的双重夹击下患上了感冒。
逆先夏目正捧着杯热水没精打采地窝在青叶纺家的沙发上,整个人都裹在被子里只有头露在外面。
——如果是猫咪的话,现在恐怕连耳朵都是垂下来的吧?拿着感冒药过来的青叶纺看到这副场景忍不住微微笑起来,又在逆先夏目恶狠狠的目光注视下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夏目君……总之还是先把药吃了吧?很无聊的话要不要看电视?”
顺手打开电视的开关之后把手里的药递到病号面前,擅长支援他人的青叶纺对照顾病号也颇有心得。毕竟自家队长也是因为组合的事情奔波才会突然病倒,姑且算是“前辈”的自己也要负起照顾他的责任嘛。
“……音量开得太大了。”因为感冒的缘故逆先夏目的声音有些沙哑。怀里的抱枕被挤压到看不出原型的地步,青叶纺看着忍不住在心里为这个以自己为原型的团子默哀了一下。
“放在那里我一会吃……现在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和前辈说。”
青叶纺愣了一下,还是习惯性地顺从了队长的命令将药片和温水放在了茶几上,然后在他的身边坐下。
“啊……正好我也有件事情要和夏目君说。”
多半是前几天和自己说过的,参加春季演出的相关事宜吧?说是要回去好好考虑演出的形式什么的……
“既然这样,那么就一起说吧。”逆先夏目唇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虽然估计不会是同一件事情——”
“三——”
“二——”
“一。”
“夏目君说过的春季表演形式,我想果然还是……”
“我应该是,喜欢着前辈的吧。”
因为对方的话实在太出乎意料,青叶纺的话只说到一半便噎了回去。
距离毕业已有三年,『Switch』如同在校时那样作为偶像组合活跃着。青叶纺虽然不是没有注意到一直注视着自己的那道目光,却也未曾深入地向这个方面思考下去。
虽然早已下定决心要全力支援夏目君不再放手,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不满足于此”的想法才不甘心地冒出头——就像是被刻意封印在坚冰中刚刚萌芽的种子,终于打破了束缚伸展出来。那么这次,不好好说出来可不行啊。
“……刚刚的不算,请前辈全部忘掉重新再来一次。”
因为逆先夏目把脸低低地埋在抱枕上,青叶纺并不能看清他的表情。
但是那样的话怎么可能会忘记啊。青叶纺无奈地笑着,等待新一轮的倒数。
……
“春季Live我准备申请音乐剧——”
“我也喜欢你很久了,夏目君。”
真是毫无默契。
明明是有点尴尬的状况,两个人却对视了一下一同笑到直不起身来。
“等你很久了啊,笨蛋前辈。”
电视正在播放的天气预报的女主播正欣喜地公布着下周将会成功入春的消息——
漫长无际的冬天总算终结。
第一朵花的绽放带来了春天的气息。

【绪凛】夏物语*金鱼花火

夏物语*金鱼花火

四季物语段子集合 夏物语其之一
宵宴摸鱼()
*绪凛
*恋人未满状态

远处有花火倏然绽放。
寺庙的屋檐下没有祭典那样火热的气氛,但作为嘈杂人声的替代,虫鸣反而更有夏日的趣味。
“再不吃的话苹果糖就只能扔掉了……既然买了就别让我一直拿着啊凛月。”
“现在我突然不想吃了,所以就由真~绪代替我吃掉吧~”
肩头突然一沉,衣更真绪将目光从夜空中的烟花移向了自己的肩头处——意料之中地,眼前出现的是自家青梅竹马笑吟吟地靠在自己肩上望向自己的样子。
“总向着比自己年纪小的人撒娇也太不像话了吧。”
一边抱怨着一边无奈地舔着苹果糖光滑的表面,丝丝的甜意在唇齿之间氤氲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为这个麻烦的青梅竹马收拾烂摊子已经成了衣更真绪生活的一部分,抱怨着为朔间凛月善后这件事早已无比熟练。
衣更真绪正在出神之时,朔间凛月的脸却突然在面前放大。他正用舌尖舔着苹果糖的另一边,隔着糖果衣更真绪只能看到那双漾着温柔笑意的暗红色眸子。
就好像,正在隔着那颗苹果糖接吻一样。
因为突然浮现的这个念头,衣更真绪失手把苹果糖掉在了地上。
“真~绪真是的,笨手笨脚♪”虽然是嘲笑的话语,朔间凛月却并没有要追究什么的意思,反而自然地躺在了衣更真绪的膝上无意识地蹭了蹭。浴衣也因为他的动作有些散乱,领口处露出一小片白皙的肌肤,“那么作为补偿,就背我回家吧?”
又是麻烦事呢。衣更真绪在心里发出一声苦笑,却还是伸出手去帮着朔间凛月整理着浴衣。
“什么啊,凛月你在晚上不应该是很精神的吗。参加烟火大会也好买苹果糖也好捞金鱼也好都是你的提议……不好好打起精神完成行程也太任性了啊。”
轻轻敲了下靠在自己膝上的青梅竹马的头,刚刚吐出一大段抱怨的衣更真绪却是很快改了口。毕竟凛月闹着要看烟火大会,也是因为想让最近一直忙碌的自己放松一下吧。
“好啦,烟火也快放完了,起来吧凛月,我背你回去。”
“刚刚是骗真~绪的哦?毕竟夜晚是我的主场呢。就像小时候那样,牵着手一起走回去吧。”朔间凛月撑起身,心情不错地随手戳了戳衣更真绪的脸颊。
“好啊……小凛。”
像一直以来那样呼唤着亲昵的称呼,像一直以来那样熟悉地牵起手。仿佛一切都和年幼时没什么不同,却又好像有什么东西微妙地变化了。朔间凛月的体温有些偏低,在这夏日触碰起来却是刚刚好。
被衣更真绪拿在另一边手里的塑料袋中,火红的小金鱼在水中绕着圈吐着泡泡。小小的一汪水在最后一朵烟花的光芒下,映照出来两人的身影。

一旦回想到他的面庞,和他独处的场景,指尖就会变得冰凉,只听得到胸口过快的心跳声。
ドキドキします。
『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

超正经es乙女向企划 第二弹试阅,如期参上!

期待着电波国王的呜啾吗?还在抱怨弓弦桃李乙女粮不足吗?来我们这里!太太们保准让你ドキドキ!(不是)

第二弹的三位小哥哥分别为 月永レオ 伏见弓弦 姬宫桃李,将于4.9日更新。试阅如图,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