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falgarFon

纺夏催婚mode on
杂食 混乱邪恶

【纺夏】僕らの手にわ何もないけど、

僕らの手にわ何もないけど、

*纺夏
*角色死亡注意 HE
*题目曲mv梗

其之一、归
『我回来了。』
比起“轻声”,更像是“无声”地习惯性说出这句话,青叶纺不由得自嘲地笑了起来,但末了笑容却带了些酸涩。
和以前会得到的“欢迎回来”抑或是“这么晚了还知道回来吗笨蛋前辈”的回应不同,沉重而压抑的死寂气氛占据了整个空间。
已经是夜晚了,房间却并没有开灯。坐在床沿的恋人正把自己缩成了一团几不可见地抽噎着,往日锐利骄傲的猫儿眼里此时因为盈着泪而湿润着,难得地流露出名为“脆弱”的感情。
青叶纺站在进门处对着这副场景凝视良久。想说的话有千言万语却无法传达,想做的事不可计数却无法触碰——
明明在身边,却连一句简单的“我在”也不能传达到。
离开的时限越来越近,青叶纺悠悠地叹了口气,上前俯身给了逆先夏目一个轻轻的拥抱。像幼时那样拍了拍怀中人的后背安抚他,这次的效果却并不像以往那样立竿见影。
——因为已经触碰不到了啊。
不过如果夏目君能感觉到,这个时候自己的腹部多半要狠狠挨上一拳吧。青叶纺无奈地苦笑着,演绎了一下将会发生的那种情况。虽然挨揍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但这时他却如此渴望着这种疼痛。
纵然不能传达到,想要和他说的话还是要说出来呢。
『请振作起来吧。』
『再见了,夏目君。』
青灰色的羽翼拍打带起风的流动,逆先夏目似有所觉地抬起头来——
房间仍是昏暗冷清,冷到人骨子里去。刚刚那瞬间的温暖,似乎不过是什么幻觉罢了。

其之二、去
那个笨蛋前辈,刚刚不会是回来了吧?自己现在这副样子,最不想的就是被他看到啊。
眼角的泪还未干,逆先夏目却还是硬扯出了一抹自信的笑。
“想对你说的话,一定会有办法让你听到的——我可是无所不能的魔法使啊?”

渡河到达彼岸之后,一切身外之物都会消失。
青叶纺安静地站在等待渡河的队伍中,不时地随着队列向前移动两步。
细碎的星星在指间闪耀着,最后在无名指上凝聚成一枚小小的指环。明明是刚刚好的尺寸,却让人觉得手指都被箍得生疼。
一旁传来催促的声音,青叶纺迈步跨入那条浅浅的河流之中。

其之三、后日谈
『不管在哪里,都要给我变得幸福起来啊。』
摩挲着指环内侧镌刻着的那行字,不知怎么内心深处有一片地方变得柔软起来。
有种很怀念的感觉啊。
虽然不记得了,但应该是很重要的人吧。
蓝灰色羽翼的青鸟侧过头,微微地笑了出来。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