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falgarFon

纺夏催婚mode on
杂食 混乱邪恶

【纺夏】光芒*不为过去与未来的返礼之歌

捏造有
可爱是五奇人和sw的,ooc都是我的(土下座)

可以接受的话欢迎食用!




光芒*不为过去与未来的返礼之歌

1 未来相会之处
舞台的灯光是与春色相称的新绿,旋律是一如既往地欢快跳脱。『Switch』的舞台风格并没有因为参加“返礼祭”而做出太大的改变,这一点与剧变的其它组合相比反而显得有些突兀。据说是因为逆先夏目说过“反正要毕业的纺前辈又不是队长,对后辈的磨练等到明年也可以”这样的话——虽然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目的是要以最熟悉的姿态送别年长的成员。
唯一特别的就是舞台旁的摊位上,夹着天才占卜师预言纸条的柠檬与青苹果味手制幸运点心大受好评,每次补货都被迅速哄抢一空。
曾经令梦之咲闻之色变的『五奇人』难得地齐聚一堂,和那次让人不可能忘怀的演出一样,是其中的一位在台上表演,其余的四位于台下守望的离别场景。
然而这次是不同的。
“是【鱼】啊~那孩子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呢~嚼嚼♪”
深海奏汰抱着装满了特制鱼形饼干的铁盒,掰开饼干拿出夹在中间的纸条,将上面的字展示给好友们看。
朔间零凑近看了看,露出会心的微笑。
“‘哥哥们,今天请见证我的成长’吗……这么耀眼的的光芒会让吾辈这种吸血鬼灰飞烟灭的哟?”
“咔咔咔,我们的末子也好好地成长了,当初是不是有点保护过头了呢。”
梦之咲的帝王欣赏着舞台上的表演,饶有趣味地品味有着自己风格的片段。
“事件重来的话也仍然会继续相同的选择~♪不过现在前辈多余的关心会夺走幼子的养料,我们只需要注视着夏目君就好~Amazing!”
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白鸽啄开了下一块幸运饼干,即将毕业的奇人前辈们读着字条上的内容相视而笑。
“——终将于舞台再会。”

2 纺织幸福的返礼之歌
魔法使们不知忧愁为何物一般全力地歌唱着,歌声的彼端便是大家都幸福的童话式结局。
青叶纺忍不住侧头看向center位队长的方向,少年特有的带着些邪气的笑容在舞台的灯光下格外闪耀,昔日被奇人们全力保护的那个孩子如今俨然已经成为强大美丽的掠食者,轻而易举地掳获着观众们的目光。
虽然当时『五奇人』的称号只是为了让敌人存在弱点,但当时仍有些稚嫩的少年毋庸置疑地拥有成为人们目光焦点的特质。因为从地下室的初见开始,青叶纺的目光就已经被牢牢抓住。
能以『Switch』一员的身份结束梦之咲的生活,是犯下错误的自己曾经连奢望都不敢的幸福结局吧?
————————————————————
“如果我在这里被砸中死掉的话,会给夏目君带来麻烦的吧?如果用字典打我可以让夏目君感觉好点的话,就换到没人时候的公园吧……”
再次惊险地躲过瞄准头部投掷过来的字典,青叶纺却意外地发现初见时张扬傲气的漂亮小动物似的夏目哭肿了双眼不复当时的自信飞扬,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好。
“你啊,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痛苦啊。”
“当然知道……不过如果大多数人可以幸福的话,就算痛苦我也乐于承受呢。”
和英智君决裂之后的自己,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无意识地来到奇人们宠爱的末子的栖身之处寻求片刻的平静呢。
“夏目君,虽然很抱歉,但是我没有因为我做过的事情后悔,因为这是为了『大多数人的幸福』……”青叶纺认真地凝视着面前低了自己一个年级但气场丝毫不会令人小觑的少年,“如果夏目君还在生气的话,怎样打我我也会接受——”
然而自己感受到的不是腹部或者头部被重击,而且手被轻轻地握住。
“加入我的组合。”
“诶?”
“这不是魔法而是诅咒,践踏过我重要的事物的青鸟,要一直为我歌唱。*”
“直到把那个暴君粉碎为止。”
(“直到你也获得自己的幸福为止。”*)
————————————————————
此时的歌声,是对你为我施的魔法的返礼。
谢谢你,送与本应啼血而死的青鸟幸福的未来。

3 后日谈的约定
“夏目君,『返礼祭』结束之后我们一起去唱卡拉OK吗?”
“……你脑子坏掉了吗,纺前辈?坏掉的话就用修旧电视机的方法帮你修好。”
“啊!又直接在舞台上攻击我的头?这是新的舞台表现方式吗?”
“去死。*”
“最后的舞台也要这样真心实意地诅咒我吗!”
“hahahihihuhuhehehoho~老师虽然这么说,颜色却完全不是‘愤怒’和‘拒绝’呢~”
台上三人的魔法使笑闹着,华丽的光带在指尖闪亮,离别的悲伤消弭于与往日无异的日常——
不沉溺于过去也不过多地妄想未来,此时“Switch”的合奏(ensemble)纯粹地是为了将当下此世的一切生灵引导至“幸福”结局的魔法。

ps:之后sw还是一起去了卡拉OK,虽然纺的肚子在这段时间内再次遭遇了多次攻击。

*处为魔法字体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