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falgarFon

纺夏催婚mode on
杂食 混乱邪恶

迷航&梦中的婚礼

cp:日七
*逻辑混乱表达死
*大概是前刀后糖w
*可以接受的话感谢阅读!


绝望side:迷航

       最可怕的恶意不是冰冷锋利的凶刃,而是淤积于胸腔中肮脏腐臭粘稠的黑泥,黏糊糊地包裹住心脏时刻不停地腐蚀着窒息着。而所谓的善也不过是以期望为名的酷刑,为了回应对自己抱以善意的人的期待而强行将自己套上不合适的外壳,哪怕努力到鲜血淋漓——得到的却仍然仅仅是他人不满意的叹息。
        在恶意与善意碰撞摩擦产生的温度中不断发酵发酵发酵,酝酿出的人生便是——
       明明是绝望却尴尬地掺杂着出于私欲的期待的、明明是希望却丑陋地混合着逃避一切的消极的、被绝望嘲笑也被希望厌弃的
       一无是处的平凡。
       明明努力着想成为能帮上别人的有用的人,结果总是徒劳无功。啊啊,因为自己是毫无才能的预备学科生嘛。
       就连得知真相的资格也没有的,不被允许与本科生有任何交集的,注定只能老老实实地过着普通人的生活的预备学科。
       幸运的迷途之船会邂逅灯塔。如果放下偏执的执着就能休憩于平凡却温暖的港湾。
       一直都是平凡的但是终于做下毁灭性不平凡决定的自己,能在喜欢着的少女面前抬头挺胸吗?
       将所有的悲伤迷茫都隐藏起来——至少最后想让少女看到的是一直以来的温柔的自己,而不是崩溃扭曲的失败者——少年很勉强地像之前那样微笑着和少女道别。
       如果有幸能抛开才能之类的事情平等地和她聊天的话,是不是就能将那一句道谢毫无阻碍地说出口呢?
       然而七海千秋仅仅是希望着明天,明天的明天,一直一直都能和日向创普通地聊天,一起玩游戏,而不是期望着他“成为什么人”这样简单的事实,日向创再也无法得知。
       迷航的船还是错过了那座小小的温暖的灯塔。

*预备学科的日七
*大概是场景扩充描写吧


希望side:梦中的婚礼

「约定」
       那是他们的航行旅途中一次短暂的靠岸。
位于海边峭壁之上的那座建筑奇迹般地完好无损,完全没有受到江之岛盾子一手造就的世界范围绝望的任何影响。海风依旧从长廊吹过,阳光依旧从窗格散落,清水混凝土筑成的素墙依旧沉静厚重,仿佛一切悲伤苦痛都不曾发生。
       因为是难得的美好景色,众人很快就统一通过了登上山去教堂看看的建议。终里和二大率先冲在前面比着谁先到达终点,罪木小泉西园寺澪田这从学生时代就十分要好的四个人紧跟其后,不知道是说到了什么话题,小泉羞到满脸通红地争辩着,其余三人在一边善意地哄笑。隔了稍远一点距离跟在后面的是欺诈师、御手洗和花村,御手洗站在那两位身材相似的人中间,听着二人关于食物重要性的严肃讨论有些无奈地笑着。索尼娅和田中就着越来越奇怪的话题方向聊的开心,只是可怜了左右田羡慕到跳脚。
       九头龙和边古山并排走在队伍靠后的位置,本来就默契满点的两人在共同经历过那些或欢乐或悲伤的回忆后站在一起显得更加登对,刚刚和青梅竹马的少爷确认了恋人关系的少女不再像以前那样压抑着自己的感情成为冷冰冰的道具,此时脸上所带的笑容,正是在岛上的时候她努力想要学会的能让别人也感觉到幸福的微笑。站在她身边的少年虽然身量不高,但是由于经历过的事情俨然已经具备了经验老道的上位者的气质,终于肯直率地面对自己内心感情的九头龙自然地牵起边古山的手,十指紧紧相扣好像没有什么能再使两人分开——哪怕是死亡,也没有那样强大的力量。
        “呀,九头龙君和边古山桑的感情越来越好了呢。不如正好借着教堂的场地完成婚礼如何?”和日向并排走在队伍末尾的狛枝冷不丁地提出了这样的建议,“而且在这种时候还能找到教堂真是幸运呢……日向君意下如何?”
       “我也赞同,不过这种事情还是要看当事人的意愿吧?九头龙和边古山要在这里完成婚礼吗?”走在前面的两个人听到了谈话的内容同时转过头来,日向借机询问了两位当事人的想法。
       “和少爷结婚还太早吧……”边古山难得的满脸通红,这时候的她看上去就像是普通的热恋中的少女,而不是什么冰冷的人形兵器。
       “结婚的话不如说是已经晚了吧佩子?”九头龙打断了边古山推辞的话语,“那么证婚就交给日向你了。”
       “嗯嗯,日向君要做边古山同学和九头龙同学的证婚人的话,就有结婚典礼可以看了哦?我以前从来没有参加过,有点期待呢……”掌机的屏幕上出现了“clear”的字样,樱色头发的少女抬起头来注视着身边的日向,“呐日向君,开始做准备吧?我也会帮忙的哦!”
       “时间虽然很紧,不过超高校级的大家都在的话应该是没问题的吧,毕竟都是充满希望的存在呢。那么反正也帮不上其它忙,场地卫生的打扫还是我来负责吧日向君?”狛枝摆摆手笑得纯良无害,机械义手虽然还是有着违和感但是并不会让人觉得可怕。
       “啊,那就拜托你们了!狛枝也去通知一下大家,我和七海来给九头龙和边古山准备礼服,”日向思考了一下分配好任务,“让喜欢的女孩子在重要的日子里展现出最美的样子很重要不是吗?”
       九头龙爽朗地笑了出来,用力拍拍日向的肩膀:“不愧是我认定的兄弟,很懂我嘛!刚才就觉得如果看不到佩子的婚纱会比较遗憾呢……那就拜托了!”
       “那么我就先走一步去通知大家啦?”
       打过招呼之后,狛枝就加快了步速准备去追上前面的人。
       “嗯,麻烦狛枝你了。”日向扭过头看向身边的女孩,“镇上应该还有现成的布料……七海和我一起去找找吗?”
       “收集类游戏的展开吗!这种类型我也很擅长呢!”七海整理了一下背包的肩带,显得干劲十足。

「礼服」
        幸运地在镇子的废墟中找到了好几卷上等布料和工具几乎齐全的裁缝铺之后,日向和七海两个人合力进行着礼服的设计和裁剪。因为有着才能的原因进度快的超出想象,然而在九头龙的西装还有大家的礼服迅速通过之后,为边古山准备的婚纱却怎么都感觉不对。
       “……但是果然还是不行哦日向君!这样的花边不太适合边古山同学呢……”七海端详着修改过很多次的成品,有些苦恼的鼓起脸颊,“虽然我是超喜欢,但是不管尺寸还是样式都不像是边古山同学的风格!太柔和了哦!”
       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七海跑到人台的后面站定踮起脚尖比划了一下。
       “日向君你看?”
       完全没有任何的不适合,不如说正是因为太适合了所以才一直都能做出正确的成品。泛着柔和粉色的布料裁剪成柔和的花瓣形状组成婚纱的下摆,主体向上逐渐渐变成纯洁的白,款式是简约中带着可爱的宽肩带。半透明的小披肩是温暖的鹅黄色,如同花瓣中间细软娇小的花蕊——更重要的是,就  边古山的身材来说,这套婚纱显然是短小了一些。
       看着站在人台后面踮起脚从后面露出头来的七海,终于想明白事情始末的日向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本来这套礼服,就是为七海量身定做的。从婚礼要让喜欢的女孩子以最完美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角度进行思考的时候,浮现在日向脑海里那位女孩子正是七海。因为想看到这个平时迷迷糊糊很可爱但是一到关键时刻就变得比谁都可靠的女孩子穿着婚纱露出幸福微笑的样子,所以动手制作的时候不知不觉地就偏离了原本方向。
        “多亏了七海,问题出在哪里我已经找到了,说起来不如七海在等着修改的过程中试穿一下这一件怎么样?”
       “诶真的吗?换装类型的话我也很想尝试一下!不过给我穿会不会合适呢……既然日向君这么提议那就试试好了!”
       得到七海希望尝试的回应后,日向从人台上取下了婚纱递给了面前的女孩子。两个人的指尖在交接的瞬间偶然相碰,柔软的触感真实而温暖,让日向不由得觉得像这样这样在平凡的每一天平凡的时间平凡地和七海相处着,就已经是最幸福的事情了。日向完全没有担心正在转角处换衣服的七海会不会遇到尺寸或者风格不合适的问题,至于这么自信的原因,和他打算去找九头龙商量边古山的婚纱款式的动机是相同的——毕竟女孩子最漂亮的样子,果然还是只有喜欢着她的那个男生才能表述出来吧。

「婚礼」
       ……
       “我愿意。”
       风安静地从长廊之中穿过,少女的声音在静寂中显得格外铿锵有力。
       于是边古山和九头龙在同伴们祝福的目光中拥抱亲吻,两人脚下,光线投影出的影之十字架虽然没有实体但却依旧庄严不可动摇——一如他们简单而又意义非凡的婚礼。
       “我说我说~佩子酱!差不多是时候把花束丢出来了吧?能接到的人会是谁——呢?好期待的说!”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享受起花村准备的豪华婚宴的澪田一边嚼着一边举手提出意见。
       “接花束的传统吗……”新娘的脸颊微微泛红,却并没有如澪田建议的那样抛出手中的花束,而是递给了这次作为两人证婚人的日向,“那么就作为日向同学帮忙证婚的酬谢吧,辛苦了。”
        “诶~!日向哥好狡猾!肯定是之前跪在地上流着眼泪恳求过佩子姐吧?不过……这次还是放过你作弊好了……”西园寺虽然满脸遗憾,但还是没有继续纠缠下去,“所以说好好把握机会啦呆瓜日向哥!”
        “嗯,我会的。”
        日向微微低头看向一直站在身侧的七海,超高校级的gamer也刚好从掌机屏幕上移开视线抬起头来。在视线相交的瞬间之后,日向想也没想就将手中的花束向着面前的少女递了出去。
       【——】
       海风从长廊吹过进入教堂,这座“风之教堂”如其名一般被风萦绕环抱,使得七海的话语有些飘忽不定。
       在光影形成的十字架下,不管是穿着精心制作的婚纱如同樱花一般明丽微笑着的少女,还是那句如同梦幻一般不真实的回应话语,都是如此温暖。

「终焉」
       啊啊,果然是和七海有关的话,就算是在那么久之前发生的事情,现在还是能回想起来。
       你看啊七海,你活着,战斗,拼上性命的东西,我这次也有好好守护住呢。
       就算已经不存在在现实的世界里,就算是除了自己以外他人永远也无法目睹的七海身穿婚纱的模样,就算只是虚幻的如同梦中进行的婚礼——日向还是觉得,能看到七海成为新娘微笑的样子,大概是多亏了幸运的才能。
        现在终于到了和她再见的时候了吗?衰老带来的无力感和视线的模糊并没有阻碍日向拿起桌边那枚小小的像素飞机发卡,如同往日常做的那样轻轻摩挲着它,然后——归于静寂。

「再会」
       “今天,日向君也不来吗?”
       粉发的少女放下掌机,本来是在揉着眼睛低声嘟囔着,却在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时猛然睁大了眼睛。
       “抱歉七海……我来赴迟到的约定了哦。”
       “日向君迟到了这么久,果然不惩罚是不行的哦?”
       少女扭头看向身后姗姗来迟,很明显因为着急赶路有些气喘吁吁的少年,发自内心地展露出微笑。

*希望篇创x脑内七海!
大概是七海只有日向一个人能感知到的设定
日向守护大家到寿终正寝之后和七海在天堂再会w

评论(8)

热度(31)

  1. 日七/神七主页TrafalgarF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