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falgarFon

纺夏结婚公证人
混乱邪恶

【纺夏】Song of the rain~梅雨

Song of the rain~梅雨

*绘本作家纺x咖啡店兼职大学生夏
*同居设定
*后续有

“今天也在下雨啊……”青叶纺苦笑着看向窗外,淅淅沥沥的雨似乎永远也不会停止。短暂的出神期间,手中的廉价钢笔滴落的墨汁便毫不客气地把纺刚完成的手稿染了个大半。
不管再怎么补救也无济于事,他只好无奈地挠了挠头发放弃了那份刚刚完成的手稿。雨点打在窗上的声音愈加喧嚣更让人不得安宁——比起雨,被重重地——可以说是摔在桌面上的那杯咖啡更加扰人清净。
“客人,这是给您在本店占了一下午位置的谢礼i。”服务生的态度和“礼貌”二字没有半点干系,放在哪里都肯定会被投诉,但纺早已熟稔那人用尖刺的话语表达关心的方式,好脾气地笑着道谢。
逆先夏目没好气地收走了盘子,回到柜台处理当天的记录。因为天气糟糕没什么顾客的咖啡馆一片静谧,连笔与纸摩擦发出的沙沙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纺就这么撑着下巴看着柜台后的服务生出了神。
那是年幼时结下的缘分。当时的纺也还是相信着梦和童话的年纪,正靠在树下在空白的图画本上画出一只歪歪扭扭的小鸟。最后一笔的线条还没画完,手中的图画本就已经被人劈手夺了过去。红发的小女孩头戴大大的草帽,帽子上纯白的装饰丝带被风吹得飘扬,她用手指描绘着图画的边线,半透明的鸟儿便从画中飞出,清脆地鸣叫着蹭了蹭她又很快消散在半空。
纺觉得面前的女孩像极了故事里戴着尖尖帽子的,森林中的神秘女巫。迷惑于突然变得模糊的故事与现实的界限,纺甚至都没及时做出反应任由女孩扔回来的图画本直直地掉落在地上。
“看愣了吗a?只不过是最普通的魔法而已,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纺哥哥e。”
“好厉害,就像故事里的魔女一样……抱歉啊,形容女孩子的话果然还是公主比较好?故事里漂亮的女孩子一般都是公主呢。”纺在下意识地说出心中所想之后才察觉到自己的失言,至于反应过来女孩子正在对自己说话,更是慢了好几拍之后了,“那个……是在叫我吗?”
“当然了e。”女孩的句末带着奇异的尾音,仿佛附加了让人打从内心里相信的魔力,
“不过我对公主之类的可没有兴趣,说是魔女倒也没有错o。”

“盯着我在看什么呢e?前辈的脑子终于彻底坏掉了吗a?”
“啊,突然想起了在我家的艺能学校上课的夏目君,那时候的夏目酱真的非常可……好痛!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下手没轻没重的……”话说了一半就被人用餐盘拍在头顶的纺可怜兮兮地揉着痛处抱怨,拿起桌上的咖啡尝了一口却又因为预料之外的苦涩脸都几乎皱到一起,只得起身去柜台取了方糖放进咖啡。“说起来,雨看起来短时间还不会停呢。已经在这里待了一天,原稿又弄脏了……只能等到雨停回去重做,不知道能不能赶上明天交稿啊……”
“……哈a?前辈的脑子也因为梅雨季长毛了吗a?”不知道是不是纺的错觉,夏目的目光有些不易察觉的躲闪。“原稿不是好好的摆在那里吗,雨也变小了,拿上店里的伞赶紧回去就是了e。”
“诶?明明之前打翻了墨水……”纺疑惑地看向桌上的手稿,却发现稿件好好的放成了一摞,末尾处圆滚滚的小鸟是自己的签名。
“总觉得刚刚还没来得及签名……是忙昏了头出现的错觉吗?果然要好好休息了啊……”纺摇摇头把手稿收进了公文包,推开门撑开了伞,“夏目君也都收拾好了吧,要一起回去吗?”
“……啧,伞只有一把,只好勉为其难地和前辈一起了e。”夏目灵巧地侧身钻到伞下转身锁好了店门,“说起来,明天好像还会有大雨的样子i。”
一旁的纺体贴地把伞倾斜过来帮夏目挡住飘来的雨滴。
“这样吗,夏目君的预言一向很准,看来明天不好好记得带雨具可不行啊♪晚上想吃什么?”
“无所谓,想到晚上还要对着前辈的脸就觉得没胃口了e。”
“诶?这么说好过分啊夏目君。天气还有点冷,就吃热乎乎的咖喱怎么样?”
琐碎日常的话语融化在打到伞面上的雨滴声中变得模糊不清,连带着伞下两人的距离也模模糊糊地看不明晰——
唠叨着不解风情的话的那张嘴,应该是被一个吻封住了吧。

评论(2)

热度(49)